最新消息: 大屏互动软件全新升级为 6.0 啦,启用了新的网址,还是永久免费,但有更多惊喜。点击立即体验

坦白 | 婚前派对上的单身互动小游戏

新闻 乐宝 62浏览 0评论

酒吧

城北的小酒吧里每天晚上都会聚着无数的男男女女,莺歌燕舞,灯红酒绿,但今天晚上却有些不太一样。

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主持人站在台上,手里拿着话筒,说的话字正腔圆,他说:“今天晚上是专门的单身派对,来参加的各位不是明天就要步入婚礼殿堂的新郎新娘,就是那些新郎新娘的朋友,既然这样,我们今天就换个娱乐方式吧?”

听主持人这么一说,台下的人欢呼着响应,催着主持人快点说出游戏内容。

“我们把在场的各位都编有号码,号码就是大家进来时发给大家的手环,手环上面写有号码。然后我会随便抓几个数字,抓在一起的为一组,分好组之后,各组到我们安排的包间里边,不同的包间有不同的娱乐活动。当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也会参与到游戏中去。”

游戏规则刚刚说完,下面的人就开始催促着开始,毕竟这种新奇的游戏大家也是头回见到。

“另外,为了让大家玩得更加尽兴,请大家把各自的手机放到前台,毕竟谁也不希望游戏玩到一半被某个人的铃声打断吧?……好了,大家都交上手机了,那么开始分组了……”

小明

我叫小明,是个准新郎,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嗝……不好意思,刚才玩的那个什么泼酒游戏,我嫌太浪费了就偷偷喝了几瓶。不是我说,傣族的泼水节我就觉得很浪费水资源了,你们这个游戏简直就是浪费酒资源,你们看看,别说是衣服上就连地板上到处都是酒水……虽然玩的挺开心就是了。

说实话,没想到能跟主持人分到一个包间,估计你穿的跟我们太不一样了,我刚刚都不敢往你身上泼。肯定不是不欢迎你的意思,你别介意啊。

好了好了,我不废话了。我马上进入第二个环节啊:说说我跟我老婆是怎么认识的!

这说起来就跟电影似得。不是我吹啊,我第一次见到我老婆的时候,我当时还是个高中生,我去上学的路上,看见有几个小混混在抢她的包。我这人从小就看不惯这种恶势力,于是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冲着他们大喊:“喂!你们干什么呢!”

我以为他们会被我吓跑,结果,呵,他们看了我一眼,居然摆出一脸挑衅的样子。别看我现在这样,当时我特别瘦,整个人才120斤,但是我骨头硬,我这人最烦的就是这种以貌取人的人了,于是我跑上去给了那个为首的黄毛一拳,拉着小红就跑。

别说,那种感觉,我都觉得我自己像个超人。

不过小红跑不快,眼看着那群小混混要追上来,我见前面有个男的,背影看着像我们学校的芥易,芥因?芥银?我不太记得叫啥了,就芥易吧!芥易这人我不太熟,见过几次,但是危难关头也想不了那么多是吧。我就赶紧冲着芥易喊了一声:“哥,有人要打我,你快去找赵警官!”然后我说完就把小红的红书包扔给他,还加了句:“这是证据!快去!”然后我就拉着小红往另一个方向跑。

什么赵警官,什么哥不哥的,我都是瞎说的,就是想让这个芥易引开他们。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是没办法啊,情况这么紧急,回头在学校见到了给他道个歉就完事了。

不过我后来好像没咋见到他,我也没道成歉,我觉着大概连上天都觉得我做的对,不需要道歉吧。

反正从那天之后,小红就彻彻底底迷上我了。天天对我嘘寒问暖,节日什么的还给我送围巾巧克力。然后我们经过一段暧昧期之后就在一起了。

我是因为当你们是朋友才说的,你们不要乱说啊,其实我挺感激那些小混混的,要不是他们,我估计没那么快找到个好媳妇儿。

小刚

没了?这么快就轮到我了?咳,我不是准新郎,也没有老婆、女朋友,我过来只是为了庆祝我大哥脱离单身。那,我就讲讲我是怎么跟我大哥认识的吧。

我以前是个不学无术、又没有什么朋友的人。同学、老师都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怎么喜欢他们,我经常独来独往,有钱了就去网吧打游戏,没钱了就去大街上乱晃,从来都不去上课。

认识我大哥那天,我正穷的叮当响,连一顿午饭都吃不起。什么?家里怎么不给钱?他们肯定不会给啊,当时他们两个都忙着组建自己的新家庭,能给我个地方住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他们给我钱?

不说他们了,晦气!继续说我跟我大哥。我当时漫无目的的到处乱晃,然后我就听见后边有人叫喊,我一扭头,看见有个男生正被一群人追着跑,见我一回头,两方都求我帮忙,一方说“救救我”,另一方说“他偷我们的东西,拦住他!”

他们这么一说,我就愣了,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是我仔细看了眼那个男生,他怀里抱着个女士的大红书包,给我感觉挺不好的,用现在的话怎么说来着,gay里gay气的。

当时我就想,这男的不是娘炮就是小偷,哪个大男人背个女士大红包?不管娘炮还是小偷,我都挺恶心的。于是我就很自然的伸了一脚,把那个男的给绊倒了。你们还别说,貌似摔得还不清,他一抬头一脸血,吓了我一跳。

我当时有点害怕,毕竟长这么大也没把人弄出这么多血,我就有点懵,然后我大哥就气喘吁吁走到我跟前,拍拍我肩膀说:“可以啊,以后跟着我混吧。”

我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说“好”,结果地上那小子真有精神,一个不注意起身又跑了。不过也多亏他这一跑,我跟着大哥他们一起追,再追上我就认大哥了。

你们还别说,这男人的友谊,还真能跑出来!

小丽

我叫小丽,我明天就要订婚了。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明天结婚,毕竟年纪在这里放着。不说了,我给大家讲讲我是怎么跟我未婚夫认识的吧。不过背景可能有点小恐怖,希望不会吓到你们。

五年前,我是一个学校老师,哦,是个实习生,还没有根基,天天早起晚归的,只为了能顺利留在学校任教,一天下来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反正就特别累。那天我照例一大早就收拾好东西去学校。结果我走到半路,突然不知道从哪窜出个满脸是血的男生,抓着我的衣角求我救救他。

这太恐怖了,当时天还没有完全亮,突然窜出个小男生,还满脸血,搁谁谁不害怕?我当时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尖叫,我只知道当时我的脑袋“翁”的一声,就跟懵了似得。身体下意识的躲开他,等我反应过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他的手从我的衣服上弄下来的。

说实话我真挺怕的,一方面我不确定他是人是鬼,你们别笑,虽然我是老师,但其实我这人还是有点小迷信的。

而且另一方面就是我不清楚是不是团伙。现在新闻不经常说有人让小姑娘帮帮忙,结果就把小姑娘给迷晕,卖到深山老林吗?

我这人警惕心比较强,而且不喜欢惹事,基本上能少管的事情就少管。什么?学校的事?学校的事我肯定也不敢管啊,别说那个时候,就是现在我也不敢管。我在的是重点高中,里边的学生有一半都是家里有权有势的,反正我是不敢得罪。他们在学校怎么闹我都不会管,只要成绩别下来就行。

扯远了,继续说我的事情啊。我当时特别害怕,我不记得我是什么形象,大概就是一边尖叫一边跑,结果一下子撞在我们学校一个老师的怀里。嗯,对,他就是我现在的未婚夫。说实话,当时我对他其实有那么一点好感,不过他在学生中间风评好像不太好,有人说他猥亵过学生。不过后来我跟他熟悉了,他给我说是因为他管的太严,教学成绩也好,估计是哪个讨厌他的学生或者嫉妒他的老师放出的谣言。不管怎么说,反正我挺信任他的。

当时我撞到他怀里,他问我怎么了,我战战兢兢的转过头指着那个满脸血的男生,我还没说话,那个男生就像是受惊一般,赶紧跑走了。

大概是做贼心虚吧,那谁知道呢。反正自打这以后,我未婚夫就经常跟我一起上下班,说担心我的安全。我们就这么一起上下班,大概一年多吧,确立了关系。

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我的未婚夫真是个好男人。好了,我的讲完了,下一个该谁了?

小强

咳,我就是小刚的大哥。说是大哥,其实我们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不过既然小刚都说过我们这么相识的,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们兄弟俩的事情,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行。按照游戏规则,我就说说我跟我媳妇儿的故事哈。

咦?主持人你要去厕所啊?看你喝挺多的,要不要我们谁陪你?不用啊,那行,你赶紧回来啊,等我说完就剩你了。

我继续啊。

小刚不是说跟我一起追一个兔崽子吗?后来我们追到之后,一搜身,发现这小子身上的钱还真不少。怪不得当时跑那么快,感情是因为自己是个富二代。

反正富二代的钱,不花白不花,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那群富二代,天天高傲的跟个啥似得,还天天玩女人乱花钱!

不过,这个富二代还挺精,一边哭一边挣扎,说什么这是我妈的看病钱,我要送到医院什么的。这鬼话谁信呐,谁家妈的看病钱让一个臭小子拿着,我要是脑子坏了估计还信信。

这小子挺烦人的,我是不怎么喜欢他,是个富二代还是个谎话精,看着就让我恶心。于是我把钱拿完,就照着他那张满脸血的脸揍了一拳,让他闭嘴。然后我拿着钱带着我的兄弟们去吃饭,毕竟有新兄弟加入,不吃饭怎么行。

不过你们别说,这一吃饭,我认识了我媳妇儿。

当时呀,我们几个去快餐店点了一大堆东西,那个负责点单的小妹长得真不赖,水灵灵的,一笑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特别可爱,更可爱的是,她看见我手上沾了那孙子的血,还一脸惊慌的说:“对不起,好像不小心把番茄酱弄您身上了。”然后拿了一片纸巾递给我。

当时我的心就化了。这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妹子。我的几个兄弟里边有认识这个妹子的,他们说这妹子性格特别好,家里比较穷,才这么小就出来打工。

当时我就突然觉得这妹子很可怜,想要好好的保护她。后来我就一有时间就去这家快餐店,一有时间就去。去了好几次,这妹子就成了我女朋友,明天就要成了我媳妇儿了。

谢谢,谢谢大家的祝福,明天的婚礼大家可都要过来啊,我要让你们都看看我媳妇儿多漂亮!

什么?小刚你乱说什么!什么我强迫人家,说不同意就杀光她全家?你喝酒喝傻了吧?你再这么乱说话,小心我剁了你的舌头信不信!

屋内瞬间乱成一团,众人好不容易把两人拽开,小强愤愤的看了一眼小刚,打算出去透透气,却不想这屋子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这什么破门,怎么打不开?”小强用力拽了一下,又狠狠的踢了一脚。

“估计坏了?”小丽凑过去也拽了一下门,发现并没有什么用:“没事,等会主持人回来了,让他去找人开门。”

说话间,有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在包间的门口站定。

主持人?

小丽激动的冲着门外喊:“主持人,是你吗?这门坏了,你能不能去外边找人把这门打开?”

主持人没有说话,在门外缓缓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他说:“你们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主持人

我的故事很简单,我有一个弟弟,叫芥易。

五年前因为弄丢了妈妈的医药费,而愧疚自杀。

对了,另外说一句,小丽你未婚夫猥亵学生的事情,是真的哦。不过不用担心,马上你们就会再见面。

故事讲完,主持人手里点燃的火柴缓缓落地,火焰顺着地上的酒精,迅速蔓延到屋内。

转载请注明:好现场 » 坦白 | 婚前派对上的单身互动小游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